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你看见树,却未看见森林。
——ペイン

-拂晓的后日谈-Akatsuki-(伍)

感觉长门本尊出场遥遥无期

紫阳花真可爱!!!其实是我假扮的去舔老大【不是】

看着零白互相护妻/护夫,单身狗陷入沉默

给南姐一朵fafa,天使大人世界第一女神!


战损天道贼好看!!!想画!!!

目前在画南姐(御神妆是暗示已死,用秽土眼感觉怪怪的)



顺便补个刀   南姐的花原型是这个



本章副标题:

天道好轮回,战损饶过谁

弥彦:谁叫我?


篇章导航:1   2   3   4

-----------------------------------------------------------------------------

-伍-

  「这么大,为什么叫小不点?」

  “小不点就是小不点呀!——佩恩大人说,他以前养的狗也叫小不点!”

  「!」

  “!……”

  太熟悉了,太熟悉了。小动物温热舌头舔过面庞的触感,它尖细的叫声和毛茸茸的脊背,还有琥珀般的眼睛。某种隔膜片片崩碎,光芒闪现。

【获得记忆碎片 028 宠物狗】

  那个人,那个人的名字叫——

  睁大眼睛的弥彦和小南,又一次撞上被挖去的空白。「他」严密地封锁了答案。

  “我是现任的畜生道,不过,希望大人们叫我紫阳花!嗯,能见到两位大人真是太好了!我,我好高兴啊……可惜,睡莲和菖蒲不在了呢……嘛嘛,总之,请多多指教!”

  “现任的畜生道?还有前任么?”抓住重点的男人罕见地开了腔。

  “是呀是呀,风魔大哥是神明大人的护卫哦!不过人间道老师要我离那儿远点……”

  “就是说,有七个?”

  “没错!但是,神明大人的身份是机密哦!这一点,我不会忘记的!”少女与另外几道大相径庭,举手投足间都散发着鲜活的生命气息。

明明是一样晦暗的染剂发色和轮回眼,难以琢磨这种区别从何而来。是「畜生道」的特性么?不,人间道也死气沉沉。那就是她本身的意志……坚强得有些反常了……

“唔,天道大人,小南大人,可以帮我抓住这条蜈蚣么?我生前就很喜欢通灵兽!一直很喜欢!真的真的很喜欢……”

  「嗯。」太久未见活人,面对仿若孩子的少女,弥彦欣慰一笑,踩着树枝冲向前方,小南紧随其后。犀牛哞吼,沉重的身躯如坦克般向目标碾压。

  蜈蚣体表覆盖着一层厚重的暗赭红色甲壳,光泽黏腻。呈现土黄色的节肢足有千对,自然地起起伏伏。最骇人的还是一双大颚,乌黑油亮,如锯齿密布的镰刀,连接着致命的毒腺。作为通灵兽,正是毫无疑问的顶级,让人联想到赤城山的百足大人。

  它仅仅扭转了半截身躯,就轻松将犀牛扫飞,宛如蟒蛇与老鼠的差距,巨兽被远远抛离战局,落下途中击坠了不少飞虫。

  两只庞大的蛇蜻蜓嗡鸣着,阻挡住靠近蜈蚣的道路。灵活性完全不受体型影响,暂停,骤飞,避开了小南的第一轮爆破,隐没在火光之中。

  蜈蚣张开巨颚,“噗嗤”——

  扎进紫阳花的胸膛。骨骼内脏肌肉翻搅破碎的声音,然后用力撕开,将胸腔暴露在外。仿佛腐烂了三天的棕红色组织中掺杂着断裂的肋骨,少女连脊椎都清晰可见,像破布娃娃般,勉勉强强被变色龙接住。

  “咕…那个,没问题的哦……咕……”她微笑着,血沫涌上喉头,身体仍在快速愈合,摆出结印的架势,“咕…反正不会疼啦……”

   「怎么可能没问题!你是我们的同伴啊!」弥彦如此回答,神情一凛,单臂前伸,斥力场挟卷着无数具备起爆能力的锋利式纸向外冲击,不论体型大小,所有飞虫都被平推开去,一时间狂风大作,橙发男性的周围形成了近似于真空的地带。无声地,仿佛只是一闭眼,被引发的爆炸将无数几丁质化为灰烬,有机物焚毁的焦味随风而散。

  「天道」的存在总显现于战斗时,一旦释放出超能力,弥彦就会瞬间变成那副冷若冰霜的模样。小南不止一次怀疑,那个能力在侵蚀弥彦的个性。但是,两人的默契并未受丝毫影响,甚至更加强大。

“好厉害…是天道大人的「神罗天征」耶……咕……啊,那个是「万象天引」……”

  如此多的纸片显然让蜈蚣感到烦躁,它昂起上半身,用力摇摆,失去速度的纸片敲击甲壳,发出丁零当啷的响声。弥彦和小南第一次听说那个能力的名字,战斗中却无法追问。

黑色查克拉球体开始旋转,卷起绝对中心的引力漩涡。

  要挪动巨型生物,果然还是太勉强了。不过,蜈蚣被迫伏下身体,紧抓地面,无形间露出了破绽。

  “通灵之术!——咳咳!”畜生道喷出一口黑血,术式阵纹在变色龙脊背上扩展,犀牛重新出现,独角抵中甲壳的间隙。伴随清脆的破裂声,目标绽开了蛋壳般的放射状裂纹。

  三头犬从旁蹿出,狠狠咬住那个缺口。蜈蚣吃痛,庞大的尾部拍击地面,砸出一个个尘土飞扬的凹坑。暗黄色和黑绿色的液体从地狱犬口中渗出,刺鼻的气味扑面而来。伴随单侧的数根节肢被扯下,巨虫脆弱的脊髓若隐若现。

  “那是……不好!”

  蜈蚣的体内,涌出了黑色的烟雾。那不是烟雾,而是虫群——

  微小的,细不可见的,数以兆亿计的,食肉飞虫。

  这正是末日物种的生存之道,相互寄生,相互依靠,非活物的变异通灵兽体内藏有其他生物,也是理所当然的事。紫阳花已经与变色龙一起隐身,虫群自然而然地拥向唯一目标。

  嗡鸣的刃翅切开了天使之羽,切开了纤维构造的皮肤,切开了不明物质结成的骨骼,直接蚕食着内部的神经元。

  「……头好晕。可是,并没有异常感。」有着双翼的女性在内心低语,「毁掉脑子都不会死了吗?已经,变成这样的怪物了,我们。」

  「就像,传说中的秽土转生那样。」

  「无论变成什么样,只有一件事……」

  “守护好弥彦……还有「那个人」!!!”遥远地扩张开来的天使之翼,连同周围旋转的纸吹雪,形成了一个密不透风的茧。没有飞虫能突破那样的防御,一只也没有。

  「已经够了,小南。」橙发青年垂下眼睑,纵身一跃,以引力场排开所有蜂拥的虫群,就那样漂浮着,向巨蜈蚣飞去。

  巨蜈蚣本体在外骨骼破裂后就不堪一击,畜生道的八沢鸟,三头犬,犀牛,巨蟹等通灵兽轮番对其展开追杀,连非战斗的变色龙都吐着长舌头,时不时吞掉几只飞虫。

  “天道大人!正好呢!……咕…拜托把查克拉棒插到它头上吧!这样就能控制它了!”少女擦擦嘴角的血迹,笑得一脸灿烂,还带点崇拜。

  一切都很顺利,直到查克拉黑棒钉进通灵兽的脑部。可被察觉的一股查克拉洪流逆向爆发,它体内全部的居民躁动起来,凶性大发,一股脑涌到宿主体外。

  而名为神罗天征的斥力场,有五秒钟的冷却空缺。

  如同紫阳花一样的遭遇,弥彦的晓袍被完全扯碎,体腔内部无论是内脏还是骨骼都失去了原有的形态,不如说,根本就是被吞吃了。佩恩身上原有的不少黑棒,因为失去依托的血肉而掉落,他只能一根根捡回来。全灭虫群后,青年苦笑着,对心疼的小南说:“我也会心疼你的啊。你看,我的头不是还在吗。”

  畜生道快哭出来了,一个劲地土下座,显然没想到会有这种情况。小南说了声没关系,轻轻抚着她的肩头。少女全身剧烈颤抖,把脸埋在三头犬的皮毛里。

  “像秽土转生那样吗……只要不被封印,无论受多重的伤都能复原。”小南用一些纸包扎住弥彦四肢上的伤口,肉眼可见腹部的组织已蠕动着开始再生。

  「一定也是禁术吧。」橙发男性沉吟着,「目前看来,复原需要的材料是血肉。」

  “不止我们……所有生物都有类似的痕迹。”

  「看起来,忍界毁灭和这个术有关。」

  那是能够想像的景象。如果所有忍者都不会死去,所有平民都被强制作为武器,血腥残酷的忍界大战将会永久延续下去,直到当权者精神崩坏,士兵失去全部记忆,无人维护的机械锈蚀停转。

  “弥彦。”行走着,小南的面庞突然有了一丝光彩,“那是……花吗。”

  在阴森的丛林底部,居然还有纤弱的攀援植物,心脏形叶片,轻而薄的五片花瓣,纯白得像铁之国的山雪,向上擎举着嫩绿的枝芽,随风摇曳。

  “是花啊。”弥彦停住脚步,「要靠近一点吗。」

  纸天使伸出了手,轻轻触及花蕊,植物像有自己的意志般,突然缠住她的手腕,细小的不定根扎进了伤口缝隙,整段嫩枝与植株断裂开来。一个花苞在叶下快速成型,啪地绽放。

  果然,末世不存在正常的花。

  “没什么问题。带走它吧。”只是共生,不会造成太多影响。怀念的感觉,仿佛世界还是本来的面貌,死者还是雨中的少年少女。 

------------------------------------------------------------------------

记忆碎片  【28  宠物犬】

它虽然不是人类,却也是你重要的家人。那孩子的叫声、呼吸、舌头、毛皮的触感,还有它的名字,无论是哪一个都留在你心中、手中。


评论(5)
热度(6)

© 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