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你看见树,却未看见森林。
——ペイン

甲賀的红眼忍传.1【火影OL魔改,原创角色in博人传】

*CP:雷火,土风,原男水主

*各种私设魔改有,包括姓名、身世、忍术、捏造子女

*本章火主母亲抢重点注意

----------------------------------------------------------------

一.终于到来之日

  “一份团子,一份红豆糕打包——谢谢啦。”

  戴着斗笠的男人双手背在脑后,愉快地拖长了音。

  “好的,请稍等。…诶,客人您是雨隐人吧?”这家团子店在木叶享有盛名,服务过历代传奇人物。不过,前店主玉江婆婆已经作古,接替店面的是老人的孙女多美。

  “很明显嘛。……你怎么了吗?”

“因为,……那个,有不好的回忆。”年轻女性的脸色微微发白。

“我知道的呐。被神…佩恩的通灵兽蜈蚣袭击,然后被三忍之一的春野樱救下,对不对?听说你有想过成为忍者,不过继承产业也挺好,不是吗?”

  “客人您…好清楚啊……您的点心好了,请。”

  “谢谢。”男人接过点心,拿起团子咬了一口,眼睛眯得像个六代目,“好吃好吃!果然甜食是第一原动力!”

  “其实啊,我是来道歉的。”咽下樱花团子,他勾起嘴角。

  “道歉?”多美睁大了眼睛。

  “失礼失礼,可别吓到了。”男人遮盖住右眼的长发随着后仰滑落,下面是丑陋结痂的空洞。店主方才注意到,他的左眼没有瞳孔,殷红色的眼珠仿佛能看穿万物,叫她脊背发凉。那副五官的轮廓介于稚嫩与沧桑间,看不出是二十岁还是三十岁。

  “第一,我的家族通灵兽是百足。第二,我是‘晓’的前成员。第三,袭击你的那条蜈蚣——曾经是,我妈妈的同伴。不必怀疑哟,没有一丝伪造的成分。”

  “所以,对于曾经造成的伤害,随便你怎么报复我哦。杀掉或者送进监狱都没问题……如果这是你的愿望的话。啊啊,果然做不到吗?不要惊讶,我是认真的。那我先给双份钱了,回见!”

  来不及说话,客人已经消失在店外,柜台上只留下零钱和一张名片。雷门财团研发部部长川原蓮……原来是木叶籍吗?等等,雷门财团?!身居重要的位置,为什么完全没有印象呢?

 

  这是最好的时代。尽管影岩上七代目的头像还在维修,高耸入云的摩登建筑,招展的电视广告牌,环绕新市街的轨道雷车,与昔日古旧的木叶天差地别。

  蓮把最后一个抹茶味团子塞进嘴里,向雷车驾驶员行注目礼。发福的中年人多半没注意到他。川原蓮对雷车的结构无比熟悉,有如傀儡师对傀儡。如何使它失控,冲出轨道碾死自己在埋葬全车乘客,也了然于心。想象着那番景象,他露出孩子般的微笑。

  神明大人,神明大人,这太平盛世,如您所愿。

  “漩涡鸣人,……真是了不得的,预言之子啊。”

  直呼七代目火影的名字,毫不避讳,那是因为……

  集英堂橱窗中整排的《超根性忍传》(“七代目火影的名字和意志!”),或许是这个问题的答案。谁能想象,三代火影时期,它还是首屈一指的滞销书呢?

  从初代限定版印刷到最新精装,川原蓮的母亲一直是自来也大人的忠实书迷。

  她用这本书,为她的儿子起了名字。

  和木叶的金色闪光一样。

  那是另一个故事了。

 

  被灭族的少女,流离至雨隐;满怀希望加入和平组织;不断增加的伙伴;火堆旁畅谈的未来幻想;首领咬着烤鱼回忆少年岁月与恩师;与某位男子的相识相爱;友人当作祝福送上的纸花;怀上爱人的孩子,暂离队伍。

  背叛。惊变。

  分崩离析。

  爱人吸入毒气,病死于逃难途中。

  拖着孕体保全性命,却发现首领牺牲,组织解散,留下世界般巨大的痛楚。

  她独自一人把儿子抚养长大,给他念《超根性忍传》中的段落,教他折天使大人的纸风铃,同时仍注视着雨幕后的黑暗,把死去的大百足交给神明大人,那个曾是腼腆少年的铁腕统治者。

  儿子和亡夫一样,喜欢麻婆豆腐,喜欢鼓捣小玩意,笑起来露出酒窝。

  只是那种深渊般的晦暗,从出生起就笼罩着他,一丝一缕连通死和灭。

  鼹鼠鸣人,漩涡鸣人。百足蓮華,川原蓮。

  只要有和平就会将其抓住的人,万众敬仰的英雄。

  被混沌所爱的人,无人知晓的卡奥斯。

  然而,一切都会过去。

 

  “我回来了!”推开家门,从沙发上传来注视。

  “欢迎回来!”头发花白,和蔼笑着的母亲川原赤城,和端着掌机的白色男孩一齐说道。

  的确是“白色”——从皮肤到头发都不含任何瑕疵,宛如山上的新雪,叫人怀疑见阳光就会融化掉。唯有眼眸是非常漂亮的赤红,和蓮完好的左眼一模一样。

  ——不,屋中三人,都有这样的眼睛。

  “甲賀,玩的什么?”川原蓮注意到,掌机屏幕上并不是卡带游戏,而是简单的黑白色像素块。

   “爸爸,我在制作游戏。”被称为甲賀的男孩缩了下肩膀,祖母的手抚上他头顶,他不适地僵直在原地。赤城脸上的皱纹汇合起来:“这孩子真聪明,什么都会做。红眼有这样一个继承人,可不留遗憾啦!”

   “哦哦!是贪吃蛇嘛。”蓮摘下斗笠,语气轻柔,露出愉悦的神色,“skinship什么的,还是必须要习惯,不然怎么去实现别人的愿望嘛。”

  老奶奶闻言眉头一皱,踢在他小腿上:“去去去,和平年代,别教孩子瞎七瞎八的玩意儿,我养歪你一个就够啦!”

  传来了敲窗户的声音。

  背光的顶楼,面对窄巷,是虑及祖孙三人特殊的习惯买的。除了忍者,没人能到达窗台。

  此刻,外面站着一个戴鸟形面具的暗部,护甲外裹着黑斗篷。

  “哟,财迷,今天真守时啊。”蓮笑着,打开窗户。

  “废话少说。”暗部揭起面具,显出英俊凌厉的面庞,有电光要从那神情中刺出来。他以掷手里剑的方式丢出一个纸包,甲賀伸手接住。

  “谢谢……父亲。”那个是,限量发售的激辛青椒汉堡。

  “……。”来人一蹙眉,扯过川原蓮手臂,“走了,自杀混蛋。不守时的,应该是你吧。”

  “哎哟哎哟痛痛痛小甲賀听好爸爸去见老朋友一个时辰内保证回来……”

  从高楼飞速降落,使得尾音彻底失真。

  站在窗口的男孩,咬了一口汉堡,非但没有痛苦,还露出了笨拙而欣慰的微笑。

  “这就是,有家人的感觉吗……真的,好开心。”

----------------------------------------------------------------------

觉得是个小高能

火主蜜汁有点像宰???

暗搓搓剧透,第零章的水月是去干什么?


评论(3)
热度(5)

© 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