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你看见树,却未看见森林。
——ペイン

甲贺的红眼忍传.2【火影OL魔改X博人传】

*CP:雷火,风土,原男水主

*成年五主出场,私设爆发预警

二.重聚的五人!Another story!

  “最晚到的人付款哟~”妩媚甜润的声音,用唱歌般的调子说出来,背景有爽朗的大笑,低声而得体的轻笑,鼓掌,敲桌板,推杯换盏——

  “莲在我后面。”暗部脱下斗篷,挂在店外,不为所动地入座。

  “喂衣绪斗——!这就是你把我当目标尸体拖着走的原因?衣服脏了我很伤心耶,说回来,你们知道我酒精过敏,还上居酒屋……”

  “目标?我只拎脑袋的。”

  “比我待遇还好——!不过,就算最后一名是你,我也会把所有账付清的呐。”川原蓮爬起身,掸着围巾,“海鲜天妇罗随便点,平常只吃精进扬,心疼死了。”

  “诶呀,你俩不是一家的吗?”水蓝色发的女子眨了眨眼。

  “币帛分治,想必料定此情。”她的丈夫,说话用片语的男性摸着下巴,下了结论,倾过瓷瓶替妻子把酒续上。

  “Add Order,想要什么呢?”坐在首位的是名歌舞伎,不,貌似歌舞伎的女忍。插着红漆梳子的发髻,淡淡的白粉与御神妆,极为华美的八重袭,金发玉面,艳若狐仙。第一个开口的正是她,第四次忍战期间被称为疾风舞者的砂津奈弥,七代目火影的师姐,鸣人就任后便接任了类似自来也的职务。她平素都在忍界游历,今日是抽身与战友一聚。

  “炸虾一份。”“炸芝麻豆腐,山葵年糕,山葵要双倍的。”

  “说起来,你家小糸在砂隐过得怎么样?”蓝发少妇单手托腮,用筷子拨弄着盘中的竹荚鱼。碧蓝之牙七海棉,现随夫姓和歌山,樱的友人,医疗上忍。

  “那小子啊,当然还是半生不吭,摆弄傀儡呀~呵呵呵,认真劲儿和你年轻时候真像呢,旦~那~”奈弥掩着嘴,按下宽大的袖兜笑了起来。

  “嗯?!”被点名的高大男人猛然挺直腰板,神情尴尬无措。面颊的颜色与雷之国忍者差不多深,倒看不出涨红。

  “无论多久还是不明白,”和歌山棉抿了口酒,“奈弥姐环游忍界,见过无数好男人,为什么嫁给了呆呆的岳君呢?”

  “正因阅人无数,才懂得男人可靠最重要呐~话说回来,自来也老师,也是不可多得的好男人哪……”女郎的话音低落下来,“好,不说这些了。…”

  “难受难受难受要起疹子啦!”红眼持有者大声抱怨,收获同居人的瞪视一个。

  “不可靠的男人,你。”

  “什么标准!像你和岳那样闷声才算真男人吗?那鸣人算什么?”

  “诶多——,不如说是恐怖分子诶莲君!像迪达拉那样的,完全凭自己心情就把影岩炸上天。”棉大概有些醉了,尽管用结印压住了脸红,不过精神还是很亢奋。

  “谢谢夸奖…啊,衣绪斗,炸虾送的青椒给我。”

  为了压低存在感,在此期间,岩国岳拼命喝着蔬菜汤,芋头煮稠的汤汁从勺子上滴下来。据说,这种料理是奈良一族发明的。作为四战“五行忍士”的赤色岩拳,他以强悍的土遁结合体术闻名,却因无人引荐仍是中忍。目前在忍校任教,和志乃简直是难兄难弟。

  “嗯~?棉酱,小芭蕉还有几年上学呐~?哦呀,是四年吧,四年呢……啊诺,莲酱的‘儿子’……是音隐人,对吧?”

  “……!”和歌山家主身体僵住,转头盯着奈留。

  他的妻子满不在乎,将酒杯敲到桌面上:“俳作,恩,不知道吗…大蛇丸,大蛇丸!音隐的医学技术忍界第一!——感觉好讨厌啊!这是作为学术人员的怨念!”

  “忍校方面讲,音隐村要来转校生。”赤色岩拳抖出一条消息。

  “切。”黑沢衣绪斗挑眉,“八成有大蛇丸的事。”

  “嗨,不如我说,趁这个机会,让甲贺也去上学吧!”川原蓮拍他的肩。

  “的确……隐藏怪人最简单的办法,是一群怪人……”碧蓝之牙夹起一块鲔鱼赤身,“三味每天回家,净讲些稀奇的事……哎,芭蕉大概认为学校就应该天天爆炸。”

  红莲之瞳打了个哈欠:“整个木叶最可怕的,明明是鸣人家那两位既不红发也不白眼的漩涡日向才对……”

  “介于你的前科,我会怀疑你在想外面那个坑。”棉皱起眉头。

  “闲话少说。……入学手续,你解决。”杯中的酒刚刚见底,衣绪斗就开始一味吃菜。介于职业习惯,他决不允许自己有醉意。

  可以用查克拉抵消也不行。

  “这锅我可不背,岳君是你同学嘛,是你同学,岳君对不对?”

  “……”赤色岩拳一言不发,额头直冒汗。

  的确,衣绪斗、岳和棉同属上忍杉谷驹形指导的第六班成员。中忍考试事故后,衣绪斗进入暗部,第六班从此解散。但是,童年建立起的羁绊,不可能轻易磨灭。驹形在第四次忍战中落下内伤,不便参加聚会。

  “小生闻内人言,幼时曾心慕黑沢阁下,有相片一枚,盖华服携手者云云。”和歌山俳作拨弄着羽织纽上的牡丹。

  “哦哦是那张照片!财迷的脸色臭得不行!你们小时候真好玩——雨隐,什么也没有。”

  棉脸色一沉,嗔怪道:“喜欢帅哥,有什么错嘛!小女生花痴花痴,又不叫恋爱。俳作,你不也喜欢风雅的小玩意儿吗?是人之常情嘛。…”

  “是呢,人之常情~”

  “诶多,莲君是雨隐人,不知道吧?”

  “呐,什么?”

  “七代目的初吻是……宇智波佐助。”

  “甭提那档事,拜托……”岳背过脸,不忍卒视。

  “虽然很劲爆,总觉得毫不意外,……不如说,‘这样才对’的感觉…啊啦,所谓被别人爆料,自己也要爆才平衡?我的壮举都招供了,是想骗我爆神明大人的料?没门没门……手机没电了,衣绪斗借个雷。”

  为方便性着想,雷门集团的产品都可以直连雷遁。不过,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有雷属性。

  穿过布帘,夜色已深,木叶华灯高悬。

  黑夜之刃拧着眉头,随手聚起查克拉。蓝白色的电弧沿导线流动,不知什么地方放起了烟花。

  “愉——悦!艺术就是爆炸!”斗笠男举起双臂欢呼,被一下刀鞘重击终止。

  “滚去结账。”


评论
热度(9)

© 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