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你看见树,却未看见森林。
——ペイン

甲贺的红眼忍传.3【火影OLX博人传】

*巳博出场,虽然镜头不多

*水主女儿登场,不是甲贺CP

*部分参照官方小说与动画

*配角确有其人,资料扒自官方

*目录点我

------------------------------------------------------------------------

三.转学生登场,人数为二

漩涡博人追着发狂者拐进小巷。

  “哇!……呜呃?”出乎意料地发声——

  控制大块头的紫黑色能量消失了,“猎物”已经昏迷,那里站立着两个人。与他大致同龄的少年,都穿着类似和服的长袖衣服,皮肤雪白。

   月白色鬈发的男孩歪着头,挑起嘴角,宛如蛇的金色眼眸,流露出感兴趣的神色。

  他身后,一双纯红色的眼睛眨了眨:“博人君。……”

  “你们是谁啊!为什么知道我的名字啊我说!”

  “……七代目的公子,是名人。”甲贺的语气平板,与稚嫩的声线颇为不符。

  “别把我和笨蛋老爸混为一谈!”金发男孩抱怨着,做出戒备的姿势,正对上来人目光。

  “!!!……”打量猎物般的神情,叫博人寒毛倒竖。毫不夸张地说,是青蛙要被蛇吃掉时的感觉。准备好的话语不觉噎在喉咙里,连瞳孔都骤然紧缩。

 “呵呵,真热闹啊……”巳杯之子低笑道,目送他后退几步,消失在拐角。

  “小少爷,已经觉醒,仙人模式了?”

  黑暗中,巳月双手背在脑后,换了个舒适的姿势:“是啊。——因此,我来到了木叶。接下来,验证他是不是我的‘太阳’吧……”

  甲贺熟悉巳月,知道他在大多数人面前表现得很随意。这位蛇窟小少爷,大概只肯为“太阳”收敛行为吧。

  “很羡慕,小少爷。小少爷一定,知道‘朱月’吧。”

  “晓①?”  “不,朱——月。”

  “月全食时,太阳光被遮挡,只有波长较长的部分到达月面,反射后产生红色的现象。”

  “恩。朱月只能在,晚上出现。夏天的白昼,满月可以,见到夕阳。——但是我,只能,一直一直在夜晚行走。…小少爷要,把握机会。”甲贺一口气说了很多话,气息都急促了。

  巳月回头望了一眼,向前走去。


  “今天,为大家介绍一下转校生。”

  博人抑制不住惊讶,瞪大了眼睛。

  “那两个家伙……”

  “现在开始,他们跟你们一起学习。——这位是巳月,这位是黑泽甲贺…希望你们和睦相处。甲贺君体质特殊,不能接触阳光,请同学们多多谅解。……”

  “我叫巳月,来自音隐村。”“黑泽甲贺,来自音隐村…请多多指教。”

  虽然肤色、脸型相似,也都是中性美少年,两人气质却截然不同。如果说巳月是异域的贵族王子,神秘莫测的白蛇,甲贺则更像柔弱胆怯、人畜无害的小白兔。

  应该是为了遮阳,小白兔打着一顶黑白蛇目和纸伞,伞骨漆黑,或许是忍具吧。

  “难怪你们会吃惊。音隐村曾经企图毁灭木叶,但那都是以前的事了。……现在它是一座正在逐步复兴的新忍村,两位同学也是作为友好交流的一环,来到这里的。”

志乃自顾自啰嗦着,孩子们小声地议论起来。男生探讨实力,女生探讨美貌,班长拼命维持纪律,巳月光明正大地坐到博人边上。

甲贺被安排在最后,健康委员和歌山三味身旁的位置。

  三味是七海棉的女儿,兴许小时候受樱熏陶,是男生眼中的暴力女。不过,她小声惊叹“好可爱”,眼睛闪闪发光地看着转校生。

  “有什么不清楚的,尽管问我。”博人闭着眼睛大包大揽。

  “尽管问?……那…为什么只有我们没教室?”巳月尽管在提问,却没有疑惑的样子。

  “托某人的福,才露天授课啊。”

 “喂!井阵…现在别说这个了!”


  巳月…实在是抑制不住的奇怪。就像查克拉满溢那样。

  脱离尘世的“仙人”,无法立即学会常人的行为模式。与其说不会读空气,倒不如说,完全没有这方面经验。大蛇丸自己也是离群索居的另类……毫不犹豫把社会课甩给博人,蓮在赤城和衣緖斗面前这样吐槽。

  未经老师同意,解开超难题还好……在格斗中伤害同学,实在有些过分了。鹿代的警惕度,绝对上调了三个level。无论怎样,一天下来,巳月吸引足了眼球。聪明绝顶,实力超群,尽管非常怪异,在女生中还是拥有超高人气。

  甲贺恰恰相反。安安静静身处后排,只有周围同学注意他。

  狭小的范围内,七八人还是展开了讨论。

“甲贺君,为什么害怕阳光呢?难道说是……幽灵?呜……”

“不可能的啦!肯定是什么秘术!历史上从来没有幽灵!”

“喂!没错!瞎说什么呢!”

“说不定,真的是幽灵呢……看,他的脸色……”

哥特装扮,刘海遮眼的女生黑衣叶子用阴阴的声音说。

“更可怕了……”竹取蜂起嘟哝道,这位男生的特点是模仿卡卡西的造型。

大眼睛女孩鬼熊圆子挥了挥“爪子”:

“有吗?井阵君也很白啊,——对了对了,巳月君也是kuma。”

“恩,这么说的话……”三味用铅笔敲着桌面,“我知道了!甲贺同学是白化病,对不对?……皮肤和头发都很白,红色的眼睛,害怕太阳光里的射线……诶,说这些,没伤到你吧…对不起……”

“恩,差不多。”没有预料中的难过,甲贺趴在桌子上,怯怯微笑着。

“好酷。…简直和血继,对,血继限界一样。”戴帽子的男生吴越铜朱吸了口气。

“不能晒太阳,未免太不幸了吧。……”

“确实呢……”

光头胜木健左手握拳,敲着右手掌心:

“不能露天睡午觉……不能在南贺川里游泳……不能去影岩上看风景……”

“真可怜。就算真是血继限界,我也不想要。”

山中家继承人隔空抛来一句毒舌。

“井阵!适可而止!”三味拍案而起,“我妈妈说,生理上的差异,绝对,绝对不能作为嘲笑的理由……明白吗?”

“职业病又发作了,我也不介意被说胖嘛……反正,病弱乖巧型不是我的菜,我喜欢的是成熟洒脱,身经百战的真男人啊。嗯…咕叽咕叽。”

蝶蝶同往常一样嚼着薯片,边观望边评论。

瞪到井阵毫无诚意地收回前言,三味的一边袖子被扯了扯。

“铅笔,摔断了,苦无削好的……。”

“谢谢——诶,好干净!好厉害!”

“你的名字是,三味,对吗?爸爸让我,和你交朋友。”

“诶多…?你爸爸是谁呀?”

“五行忍士…川原蓮。” 



①晓和朱月的发音都是Akatsuki,应该是AB刻意的谐音。毕竟无限月读的月亮就是红色的。

评论(2)
热度(18)

© 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