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你看见树,却未看见森林。
——ペイン

【躁郁?】反胃(掉SAN警告)

*纯意识流,原作向,可接本家躁郁吵架条漫

*爱谴责人士表示强烈狗

*目录链接

*本文又名:

#整天想日狗你们考虑过狗的感受吗#

#吃我一记灵棺漂移坟头过山车#

#作者怎么知道狗的感受的#

*作者:我问良老师不行吗

  很痛。是已经习惯的钝痛。外伤比偏头痛和内脏撕裂要好忍受许多,脸上一阵一阵发烧,眼前模糊不清。嘴角无意识地扯出冷笑,瘫坐在床上。

  Melanca感觉烦躁更加严重,是那种想把双手用石磨碾碎,左眼也挖出来的烦躁,然而身患重病的他没有一丝力气,最后只是将焦灼的空气从口中吐出。

  “......接着打啊。”

  打死我吧。

  过去也好,现在也好,Ex-plose对他的质问不会有任何回应。所有愠怒都是指向自身的。熔融流动的“死”渗透他的每一根血管,仿佛真能把他燃烧殆尽,化成比发肤更黯淡的尘灰。

  不同于往日,接二连三的拳头并没有落在他的腹部,Ex-plose揪着他的领子,像一头暴怒的狮子。鲜红皮毛的野兽低声咆哮着:

  “你觉得我会听你的吗?没有人能命令我,没有人!既然揍你没用,那就......”

  那张陌生到不能再熟悉的脸凑得太近了,除了眼白中密密麻麻的血丝,就只能闻到随着呼吸传来的,仿佛来自下水道的阵阵腥臭。

  Melanca的意识短暂地离开身体,悬浮在空中冷眼注视这一切。归根结底没有任何变化,事情只会...变得更糟。

  颈部皮肤被接触的感觉让他起了一身鸡皮疙瘩,另一个人身体的部分就像胖子松软堆积的肥肉外包裹了一层滑腻的呕吐物,从每根神经深处渗出的不可名状的恶心汇合在头脑,又分散开渗入骨髓。

  想吐。太恶心了。太恶心了。

  他无所谓发生了什么,但是这种扭曲的本能的恶心比疼痛更难以忍受。如果要用词语形容,快感的反面——对,快感的反面,任何生物都不愿体会,存在于每一寸皮肤中的极端的厌恶反胃。

  人类赤裸的躯体对Melanca而言宛如光泽诡异晦暗的皮革制成,充满胶质的囊状物体,液体隐隐从皮肤下面胀起,用尖针一戳就会噗地渗漏流干,剩下缩成一团的表面。他所拥有的也是这样的诡异躯体。

  要向里面填进什么的话,就会因为体积改变而使全身不可抗拒地排斥。无法回到原来的形状,于是无意义地压迫着喉咙,食道,胃部。

  胃中本来就没什么东西,即使竭尽仅有的一丝力气干呕,也只能吐出酸水。恶心真的是能传遍整个消化道的,口中尝到极苦的味道,...是胆汁。

  这场折磨或许永远不会结束了。Melanca的脖子被掐住了,丧失了分辨身上人骂骂咧咧内容的能力。铁钳般的手攫住喉部肌肉,痉挛和窒息叠加,疼痛沿着神经放射如闪电。身体挣扎着蜷成一团,黏稠的海浪,吊兰的根,钝刀的铁锈和浑浊的泥浆将他搅拌溶解,解离成一块块不均匀的面粉团渣。

  此起彼落的团渣相互呼应,最后只生成一种感觉——

  反胃,反胃,向外扩展的反胃。


评论(4)
热度(44)

© 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