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你看见树,却未看见森林。
——ペイン

【金银组】昼漫夜阑

短打复健,CP ShadowXTheon   童话风清水向

梗来源于V家曲《昼漫夜阑》,链接走此:http://www.bilibili.com/video/av5087704/

不要更适合这对儿hhhhhh

----------------------------------------------------------------------------

  冰海沿岸的原野上,有一座被诅咒的永夜之城。

  白色栅栏的丰饶牧草地,点缀在红屋顶间的成串湖泊,高耸入云的尖塔与城堡,这一切都沉睡于寂静。

  而城邦的王子殿下,为诅咒禁锢在城堡中,不老不死。

  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没有人知道他活了多久。

  “阁下当真?”西昂·洛克斯轻搅骨瓷杯中的茶水,手稳而平,不起半丝声响。

  “奇谈怪事嘛,哪都有几桩,可不是。”客人是名酒商,狡猾的眼珠在厅堂内转了一圈。

  “在下还有些事儿,先告辞了。”又简单聊了几句,青年起身离开。

  “洛克斯侯爵,您若是爱听奇谈怪事,我还记得些嘞。”


  黑暗。

  无尽黑暗。

  空中闪烁着无数寒霜般的星子,惨白的月光覆在大地上,勾勒出草木房屋魑魅般的轮廓。

  一直要碰到星星的十字架下,是城堡的尖顶。整座城,唯有这最古老的建筑灯火通明。

  一个影子慢慢从落地窗前走过,停在第四扇前。

  从这里看出去,乃是成排墓碑与丛生的野蔷薇。

  这里太安静了。亡者的哭泣,或是乌鸦的唳鸣,也无从听闻。

  他仰首眺望夜空。那时,紫红色的极光闪过。


  小心翼翼拂去羊皮纸积满的灰尘,西昂戴着黄铜蔷薇架的水晶眼镜,在古老秘卷中寻找永夜之城的线索。

  先是高价悬赏,搜罗相关资料,又将自己关在书斋中,专心致志研读这些残卷。

  透过窗的阳光逐寸移动,旋转,变红,黯淡。

  几经考察,他在地图上确定了城邦的大致方位,是在北方连绵山脉外的荒原上。

  抛下高贵的出身,舒适的生活,年轻贵族带着剑,像个普通冒险者一样起身寻找。

  命运仿佛在感召他,像太阳一样,去照亮那座城邦。


  所有记忆腐化成了残片,再无他物。

  一座早就应该毁灭的城。一个早就应该死去的人。囚牢与囚徒。

  沿着永不熄灭的灯盏之路,他步下旋梯,穿过长廊,来到有着圆形穹顶的大厅中。

  这儿金碧辉煌如同举行晚会,却仅剩一尊神像。

  巨大十字架上钉死着救世主。

  他不说话,也不祈祷,双眼直视神像。

  灵魂冰冷彻骨,无绝望亦无希望,只是一遍遍吟唱着孤独。

  若有人到来,诅咒就能解开。


  大块雪粒挟杂在狂风中,扑在西昂的斗篷上。他紧了紧衣物。

  商队马匹艰难地翻越雪山,大概没人料到,随行的冒险者是位侯爵。

  氧气在这个高度下倍显缺乏,每迈一步都要承受昏昏欲睡的压力。

  西昂隐约想着,若困于黑暗无数年,当有光来照亮。

  到达荒原已是三四日后。这儿原先是牧场,绵羊驯鹿成群,现在却萧瑟无比。

  他与商队分开,拿着指南针,独身向另一边走去。

  不知道走了几天几夜,在麻木于相同景色后,青年撞进了寒冷的晨雾里。

  雾格外浓,使人看不清四周,却能察觉到天色明显暗淡下来。

  “......难道?!”

  果然,雾气渐渐变成稀冷的水汽,他发现自己站在一座陌生的城门前,天空本是夜晚的黑蓝,现在泛起了几分鱼肚白,星辰还明显可见。


  他渐渐感到发生了什么。

  向外望去,他感到喉咙被哽住了,什么也说不出来。

  那是黎明,迟来百年的黎明。

  霞光叠染天际,赫利俄斯的日辇沿地平线缓缓驶来,展开一片灿烂的光景。

  伫立着,只是伫立着,流离的白昼归家,沉睡的记忆也随之复苏。

  短暂的童年欢乐,战乱,瘟疫,挚友之死......城堡后那片墓地,便是最后一批死去的王族。

  对自己和城堡使用诅咒,就像躺在棺中的法老王,维持着肉身不灭,以待重见天日。


  西昂·洛克斯脱下斗篷,在门上叩了几下。

  没有反应。

  “打扰了。”沉重的雕花大门旋转着打开缝隙。

  他侧身进入,蓦然沉默。

  石质耶稣受难像下,伫立着一个人。阳光照亮了他侧颜,大半身却浸在阴影中。

  那人容貌上与西昂年龄相仿,发是流动般的银灰,脸色万分苍白,鹰钩鼻而薄唇。他一袭灰衣,仿佛要融入阴影。

  他慢慢转过视线,神态平静,片刻后开口:

  “谢谢。......天父在上。”

  “西昂·洛克斯,阁下可以称呼我西昂。”年轻贵族伸出右手,姿态优雅,背对晨曦发际镀上金边,笑容仿佛能辉耀一切。

  “......我没有名字。叫我...Shadow吧。”百年前的未亡人紧握那只右手,声线冷峻而微哑,极其认真,“你很温暖。......就像光一样。”


  机关格格作响。

  钟楼开始运转。铜制与锡制齿轮牵动指针,指向6时。

  雄浑激昂的钟声在这片两个人的大地上敲响,尾音在风中回荡不息。

  城堡窗外,蔷薇奇迹般抽出新枝与花苞,暖黄微卷的花瓣静静绽放。

  “先生,送给您永恒的微笑。”西昂折下蔷薇,递至Shadow手中。

  曾被诅咒的王子收了花,垂下胳臂。不知是阳光照耀产生的错觉,还是许久无这等待遇,他的双颊泛起浅淡的绯红:“有光就有影子。无处可去了......我可以跟你离开吗?我愿意保护这个微笑。”

  西昂松开交握的手,顺势拥抱住Shadow,在他颈边幽幽道:“当然可以。”

  “大概还可以请我喝杯麦酒。”几缕银发遮住视野,城堡的主人勾了勾嘴角。


他们并肩走出城堡,衣摆在晨光中荡漾出波澜。

  去迎接,如常轮转的昼夜。


评论

© 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