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你看见树,却未看见森林。
——ペイン

唯有此般 02 素晴

 我终于把大坑填上了x

  服部最萌服部赛高!【bu】

  服部的爹是soma刀控,嗯。

我是传送门:0  1

--------------------------------------------------------------------------

 “我的名字是鲶尾藤四郎。虽然被烧过而缺失了部分记忆,可过去什么的,我不会回顾唷!”
  出现在面前,身着黑色军装的男孩,微笑如朝日。他约莫十岁,婴儿肥的脸颊圆滚滚的,有一双大而透亮的眼睛,望一眼就能涤去所有烦怨。
  自称鲶尾藤四郎的付丧神头顶竖着根呆毛,让人忍不住想压下去。
  审神者真的这么做了。
  “呐?”鲶尾抬头看了看现任主人,呆毛又翘了起来,“我可以摸回来吗?”
  审神者少年,阵亡于内心满屏“这么可爱一定是男孩子”“麻麻我看到了天使”。
  “我们这样子挠来挠去,是不是有点...傻?”打闹了一阵子,鲶尾忽然问道。
  “......是。”服部松手,“鲶尾藤四郎,你来担任近侍。嗯...在下可否看看你的本体。”
  “没问题,主上。”“直呼姓氏就好。”
  “...刃身很宽。锋利度......和忍刀完全不同。”
  “因为......我以前曾是小薙刀。”
  “这样啊。...何事?”少年注意到一边探头探脑的狐之助,挥了挥手。
  “希望审神者大人尽快适应正式作战。有什么疑惑,我会尽力解答。”
  “是。”两把刀应该够应付第一场战役了。审神者记得灵力形成的兵装可以保护刀剑。
  和鲶尾鼓捣了半天,中间还失败数回,终于做出了足够的刀装。
  “鲶尾藤四郎,担任队长。山姥切国广,入队。”
  维新的记忆...函馆。稍微有点历史常识的人都知道......
  服部将几把苦无塞进忍具包,佩上忍刀,最后整了整领口。审神者,随队出阵。
  时间,明治2年6月20日。地点,箱馆弁天台场。人数,3。
  转动的时之齿轮发出直接天际的光芒,审神者与刀剑男士消失在了光芒中。
  
  鉾)とりて月見るごとにおもふ哉あすはかばねの上に照かと。
  “敌人的目的是阻止土方岁三战死。”
  交代了这样一句简单的话,少年率领二刀杀入了敌阵中。
  水陆间包围的兵阵密如罗网,海上行驶着小山般的战船,子弹像阵雨疾速飞来。
  五棱郭看起来摇摇欲坠,随时都可能坍塌。然而,咬着牙的少年以忍刀作辅助,极快速地攀上了城墙。这是刀剑男士所做不到的。
  他的目光接近远方大地,一团不祥的黑气映入眼帘。
  在那黑气中的,是森森白骨构成的狰狞敌刀。
  那根本不能称为人类,或许说根本没有人形,衔着短刀的,只不过是一条巨蛇般长着鬼角的可怕恶灵而已。
  索敌成功。就在那里。
  对杀的两军仿佛看不到时空之外的来客,仅仅是冲撞在一起,不断有更多的将士死去,死去。
  服部的脸色分外苍白。他并不是不会恐惧。回到江户时代,看到真正的鲜血和战争,几乎令他的心跳超越机器运转的速度。然而他还是沉下气来,死死抓住高耸的半月形堡垒,就算战火正令大地震颤。我一定快死了,他想。
  敌阵的中间已经被分开了两条血路。一条来自于暗堕刀,另一条,是策马鏖战的土方岁三。并且,血路的主人还在不断接近,接近,接近。
  “鲶尾!”
  孩童模样的打刀和脇差早已被埋没,忽然,明亮的刀光在杀阵中闪烁。
  二刀开眼!
  脇差虚晃一刀,打刀落在恶灵的脊柱上,完美地斩下了它的头颅。命中的时候,审神者仿佛听到了刺耳的悲鸣。
  事实上,根本不必担心付丧神中弹。他们就像虚化的影像,只有手中握着的本体真实存在。很快,敌刀划出的血路再度弥合。
  而中央,一颗流弹飞来,土方应声落马。
  任务结束。
  
  鲶尾藤四郎将一把小小的,带着刀拵的短刀塞到服部手里。刀柄明显捏出了汗。
  服部顺手接过,别在身上。他没有力气唤醒付丧神,一前一后绑着两把佩刀,手还不断发抖的样子有点好笑。鲶尾看到这副模样,不由得笑出声来。
  “哈,那是你弟么。”审神者被面罩遮住的脸难得也眯起了眼睛。
  “大概是吧。”
  “原来鲶尾也不知道啊。”
  “...不介意敌刀吗?”山姥切国广低声道。
  “可怕?在下以为,敌刀挺帅气的,不妨画一画。”
  当然是假话。

评论
热度(2)

© 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