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你看见树,却未看见森林。
——ペイン

【后日谈•反强偏组】崩落的茜色(1)

那个paro的文字部分


*原作马不良老师及永远的后日谈,敬礼

*部分剧情使用官方模组,R15预警,史诗级OOC预警

*本来想一发完结想想还是不太可能

*粗体和细体就是读着方便没什么意义

*目录链接

-----------------------------------------------------------------------

  [汹涌而来的是刻写在心灵深处的怀疑和厌恶。仿佛在久远的过去就开始怀疑。

  怀疑,怀疑,怀疑,不断地怀疑着。

  没有休息的契机。没有终结的时刻。

  这个世界是不可信任的。

  “我”最后必定在世界的阴谋中灭亡了。]

“……!”遭到呵斥的同时,脸上也被扇了一巴掌。

试卷的分数模糊不清,回想起来只感到那上面全都是密密麻麻的红叉,早已超出了正常数目。忽然,那些红叉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片空白,和被红叉遮住的男人的脸。

视野摇晃,红叉越来越密集。

在一切坠入黑暗前,他看到了试卷上的分数。

98分。

Paron做了如此的梦。

  就像从深深,深深的海底逐渐上浮,耳边先是传来模糊不清的声音,然后变更为刺耳的金属摩擦声和遥远的奇怪音乐。

  苏醒过来,睁开双眼。

  应该只能看到一片黑暗的。为什么眼前的景物如此清晰。

  他无法清楚地意识到自己是谁,脑海里只有空洞的名字,和记忆的残片。

  存在于身边的只有迷茫的其他同类。

  那样的姿态,已经无法被称为【人】了。自己亦是如此。

  他应该已经死了。这样的念头一旦产生就抹不掉。

  为什么不去死呢?早就该去死了,和某人一样……

  为什么?明明所有的人都想加害于他,他死了不是更合他们的心意吗?

  身体和自己非常符合,又有奇妙的违和感。至少能够确认,记忆中不全是这个十来岁的少年视角。这一定又是某人的阴谋。是了。复活是为了侮辱和游戏所布置的木偶剧。

连名字和记忆都不一定真实存在。只剩下七零八落的自我。

同类也都是不可信任的。谁知道其中有没有那个家伙的奸细,或者干脆是本人呢?

  一无所有。背水一战。没有任何东西可失去的他,绝不会再受人迫害了。

  没有任何东西……可失去吗?

  机械化的少女名为Percy,穿着纯白色丧服的少女名为Lia。Paron是三人中唯一的男性,但是外表也属于发育前的模糊不清阶段。归根结底,只能总结为那个家伙的恶趣味。把想要折磨的对象制作成纤细可爱的孩童,再观赏他们受苦。

对于Paron成年男人的灵魂来说,困在这具身体里不异于心灵受刑。

  “为什么不干脆把自己变成这样?”他用尽可能尖酸刻薄的语言讽刺罪魁祸首。Lia捂着嘴噗嗤笑出了声。

  那种莫名的厌恶感再次侵袭了他。说不定Lia就是那个家伙。她的笑声一定是有针对性的。他不会让那个人得逞,绝对不会。

  房间的墙壁和天花板都是用厚重的水泥制成的,稍微思索一下,就能意识到这是用来放杂物的地下室。几乎没有记忆的状态多少使人不安。机械声和奇怪的音乐声响个不停,还夹杂着些许说话声。

这间房只有一扇铁门,三人自然地提案通过铁门离开这里。门没有上锁,轻轻一旋门把便开了。走廊也是由水泥砌成的,回响着沉重的大型机械声音。

向着声音的方向走去,逐渐能辨识出,那是军歌的旋律夹杂着怒吼的激励台词。

“稳定重心!脚步不要乱!”

“连接太粗笨了!都在干什么!” 

“不要休息!不胜利就不准休息!” 

“没有敌袭!继续工作!”

其中混杂着沙沙的噪声,每隔数秒就循环一次,显然是自动播放的录音。

道路两侧也有其他的门,但推开后无一不是空空荡荡。

太奇怪了。这怒吼的声音过于熟悉,就像在哪里听过一样。不只是既视感,而是无数次,无数次,直到其色彩刻入骨髓,一捕捉到便产生想要呼唤某人名字的反射。

浮上喉头的名字,像肥皂泡一样迸裂消失。

快想起来!立刻想起来!那个声音……

“啊……”干涸的话语从嘴唇间溢出,些微嘶哑却很纯净的少年的嗓音。

睁大双眼捂着头,血泪无声地自眼眶淌下。他的嘴角向上扯到极点,形成一个疯狂至极的怪笑。没有发出笑声,他只是断断续续地,像坏掉的发条般呜咽着。

[那是我的声音啊。]

评论(1)
热度(24)

© 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