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你看见树,却未看见森林。
——ペイン

【后日谈•反强偏组】崩落的茜色(2)

*请大家吃黑化Par总!

*扒了良老师几句原文

*我也不知道有没有OOC

*目录链接

-----------------------------------------------------------------------

用力踹开了走廊尽头侧面的木门。生锈的门锁早已被掰弯垂吊着,干碎的木屑四下飞溅。“工厂长”的牌子与门扉一起轰然落地。

房间里有办公桌,会客桌,地面上铺着绒毯,墙壁十分厚重,当初的门也可以完全遮挡工厂的噪音。这里原本应该是摆满奢侈品的奢华房间。

但是如今房间充满了灰尘,绒毯上也沾上了浑浊的黑色污迹,一直残忍地飞溅到墙上的壁纸与画像上。地上掉着一把手枪,办公桌上放着一本很厚的日志,满是黑色污垢。

那些黑色污迹,理所当然地曾经是——一片血海。

无法忍耐这种肮脏的Percy陷入了疯狂,她撕开沾到灰尘的仿生皮肤,露出明灭闪烁的电子元件和暗色血肉。激光束打到墙面上,血迹和灰尘被强行烧毁。

他拉开全部抽屉,颤抖的手把抽屉里的老相片翻搅出来,像纸片似的纷纷洒落;又一页页撕开被血渍粘连的日记本,上面的字迹早已模糊不清。

这是他的日记。

失忆后的头脑连阅读都存在困难,必须一字一句地用手指对应。

Lia似乎在无声地嘲笑他。

“……战争…胜利……兵器开发进展顺利……X地受到核弹袭击……

这座工厂开发的是一个名叫“歌利亚”的巨大不死者兵器。厚厚的日志没能被写完,核战争开始后不久,便迎来了最后一页。

“全面战争爆发……其他国家绝不会胜利,就算核武器将一切夷为平地,胜利也将属于我军……我等干部决定在工厂内散布氢氰酸,同时通过纳米机进行不死者化处理……听好了,我不会去死的,我不会死我不会死我不会死我不会死我不会死就算变成僵尸,也好过去见那个老家伙……你已经死了吧?哈哈,谁都别想暗算我,我的命是在我自己手里的。”

日志被粗暴地一页一页撕下,和相片混在一起。

沾满灰土的手翻过相片,那上面映照的是——两人曾经的样子。

脑袋里一道惊雷劈过,转瞬间全都想起来了。少年躯体里的男人跪在地上,机械地将相片撕作两半。左边是厂长——他现在外表的放大成年版,右边是头发剪得极整齐的青年。

“Percy……”他喃喃道,声音太过于沙哑,以致发狂的人偶都被吸引注意,转过了头。

[哭吧。你一定几十年都沒有哭过了吧。]

向来极爱干净的那个人,似乎不介意自己的衣服被眼泪沾湿,如此说着。

“已经没有退路了。”

“启动计划。”

“Paron你疯了吗?让整个工厂的人为你陪葬?!我宁愿被核弹蒸发,也不想变成那种肮脏的怪物!纳米机的运转根本就没有意义!一切都结束了!我无法忍受皮肤被比灰尘还小的菌落侵入!不可能!绝对不可能——呃……你疯了,你的确……

他明明可以挣扎的。以Paron身体的脆弱程度,在任何正常男人面前都走不过三招。但是他没有。竭尽全力的手指缠在脖子上,用力,再用力,他却用理智抑制着本能的挣扎,就这样一言不发地,吐出最后一口气,死去了。

最后倒映在他瞳中的是,恋人的面容。

“厂长?厂长!”

“砰!砰砰!”

闻声而来的员工倒在了血泊中。Paron站在尚且带余温的尸体旁,捂着前额,神色扭曲,泪水止不住地从布满血丝的眼球流下来。

“我早就知道,你对我也不是真心的。你也只是想看我的笑话吧……为什么不愿陪着我?!不启动纳米机,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有了,明白吗?!”

“没有人……哈哈,我根本不指望。”

“砰。”

在那个男人的墓碑前低语着。你能做到的话我也能做到。绝不是你那样世故的恶人。如此这般的台词,每一个字都带着憎恨。

被侮辱了。被责骂了。被抛下了。被议论了。

“你怎么没跟那个老不死一起下地狱啊。”

被从未见过的亲生母亲如此评论。

那时候战争已经演变到最激烈的时刻,随时会有一颗核弹落在附近,将一切化为乌有。

然后有个人走近了他,迎着他不断的厌恶,怀疑,阴谋论,以他最不喜欢的方式。


评论(6)
热度(14)

© 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