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你看见树,却未看见森林。
——ペイン

雪夜妖怪茶番(短打完结)

#刀乱全员亲情向# 

 @阿烟烟副业卖葡萄 

*刀帐为龟甲贞宗之前,缺少部分欧刀

*旧文重装,最初是新年贺文

*原创婶婶及OC占据大量篇幅,阴阳师众出没

*各种奇妙jump梗出没

*目录链接


  月光照在青石板上,木屐笃笃地敲打着地面。

  沿途立着烛光幽微的灯笼,道路两旁散着皑皑白雪。武家屋敷风格的建筑土墙围上了防寒稻草。这里是[町],连接通灵者之[庭]的通道。

  穿过几重高大的朱漆鸟居,将手放在看似荒地的结界外,便打开了一扇仅容一人通过的门。

  “庭”之石径亦积满白雪,反射着天上明月的银辉。熊熊摇曳的炉火把人影投在幛子上,不断变幻出奇异的图形。

  卢丹刷地打开门,表情瞬间僵住了。

  “欢迎回来!”大家齐刷刷地喊道,勾肩搭背的新选组刀,服部和光響,乖乖端坐的安石榴和她的江雪左文字,趴在被炉底下的山姥切,向光響手里塞地瓜的陆奥守,正常争抢牛肉火锅的一干刀剑男士,抱着两只狐狸式神的山烟,笑眯眯甚好模式的平安刀和朱辰,一边喝得烂醉如泥的几位酒鬼......

  我本丸啥时候多了这么多人啊?

  卢丹扫了扫角落里的兄长和三日月,又扫了扫厨当番烛台切和(石榴家的)歌仙,最后落在被炉上的那盘蜜柑:“小狐桑呢?”

  “喝醉了,和朱辰大人家的妖狐到里屋斗舞去了。”

  踊れ!荒れ狂う嵐の中で...卢丹哭笑不得地忽视了脑内响起的这句话,“那,前田和平野呢?...还有后藤......”

  “在短刀部屋看漫画...”“嗷啊啊啊啊啊啊——!”

  一向闷骚的服部阳斗想到这句话意味着什么,忽然吓得大叫起来,往里屋冲去。

  “一期一振会杀了他的。”卢丹和山烟交换了个颜色。

  鲶尾骨喰鸣狐表示主君说得对。

  “啊,那位天下一振?贤弟是不是给我讲过冷笑话?”

  “是这样的。”山烟很配合地接口。

  “《NARUTO》漫画里有个忍刀七人众,他们的名字分别叫西瓜山河豚鬼,林檎雨由利,无梨甚八,通草野饵人,栗霰串丸,鬼灯满月,桃地再不斩......”

  “一期一振。就这样。”卢丹接上她的话头,藤四郎们纷纷表示体会到了冷点,鲶尾禁不住笑出了声。本丸冷笑话王数珠丸似乎抬了抬眼。

  身处话题中心的一期一振?已经追杀服部去了啊。

  服部的山姥切拿着他的手机,打起了植物大战僵尸,一上手就是整整两排向日葵。

  买酒买菜严重破费的博多捂着变瘦的荷包,表示要去卖便当筹钱了。

  卢丹思考了一下:“便当可以卖,团子不可以,我们还要喝茶呢。”

  中破的服部突然窜到大家中央,手里还牢牢护着夹有H漫画的JUMP,让追着他的一期一振无从下手。前田和平野一人一边,很默契地拉着哥哥阻止他暴走。

  “算了算了。”看戏中的老人们端着酒杯,都看不出是喝茶还是喝酒。

  大家聊着聊着,话题不自觉歪到了卢丹的姓氏,本丸第一未解之谜上。

  服部和光響强烈支持卢丹姓宇智波。安石榴认为他姓安倍或者芦屋。

  “你们给我解释怎么又是jump......”

  添乱的鹤丸:“无论你变成什么样子,尼桑都一直深爱着你。”

  众人看向朱辰。

  老妖怪依然笑眯眯喝酒。

  众人深感无趣。

  “按现世历法算,明日是元日啊。”朱辰终于说出了大家聚会的目的。

  “果然要去神社![町]也能通往现世的神社呢!”服部的蛞蝓式神尖叫道。

  “春风送暖入屠苏...去看看诸位的本体也不错吧?”安石榴轻声提议。

  “祭典!新年祭典!神社已经修复了呢,萤丸!”

  庭院里突然传出震天巨响,众人都呆呆望着门外的火光。

  “哟!吓到了吧!”穿着内番服的服部家鹤丸推开门跑进来。

  “烟花......”

  “不错啊!伊达组,就是得豪华绚烂...要是小贞也在......”

  “大包平......”

  “那个,中国时间政府还没找到他们俩...”

  朱辰召唤了一群灯笼鬼,在本丸的院子里飘飘荡荡,远看就像祈福用的孔明灯,映着地上幽微的雪光。明亮的花火在夜空中肆意绽放,划着长长的轨迹一瓣瓣散落。

  手痒的笑面青江拿着本体,红眼睛一闪一闪地看着灯笼,把它们吓退得远远的。

  “诸位,来许愿吧。”

  “在下...现世......”  “恋爱顺利恋爱顺利......”

  “希望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师傅,大家都身体健康......”

  “世间的悲伤和争斗少一些......”

  “明石能回来!”  “冲田君......”

  “继续侍奉主上!”  “皮肤能变好...”“本丸财源广进!”

  “呐,大家都要开开心心的!” “在一起。”

  “今年也要风雅地度过!”  “继续当兼桑的助手!”

  “咔!咔!咔!将修行的真谛传播给更多人!”  “效忠大将,成为男子汉!”

  “给大家带来幸运......”  “锻炼!战斗!”

  当然,也有不好好许愿的。

  “哈哈哈...”“南无妙法莲华经......”“嗝...”“消除赝品...”

  “小,小老虎!”“龟吉!”

  “等等,里屋两只醉狐狸怎么办?”卢丹提出了一个被忽视的问题。

  “闻到油豆腐香味,自然就会醒了。”三日月说。


评论(2)
热度(8)

© 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