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你看见树,却未看见森林。
——ペイン

【后日谈•躁郁组】枯萎与侵染之白(2)

我到底写的什么沙雕玩意儿......暴揍自己

*目录链接

-----------------------------------------------------------------------

来讲讲曾经发生的故事吧。

在世界即将终结前,微不足道的,渺小的,故事。

Ex-plose第一次见到Melanca时,连呼吸都暂停了一瞬。

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美丽的人呢?不,她并不是人类,而是被精心制作出来,安插在军队中,平复士兵情绪的“人偶”。她的外表是超级计算机分析出,最符合人类审美的优选项,心脏的部位长着茂盛的蔷薇,绽放出各色的花朵。在最怪奇的画作中才能看到的景象,被移植到了现实生活中,宛如迷幻的梦境。

只要唱唱歌或者说说笑话,注视着这些因为连年的征战疲惫不堪的人们,他们就能获得慰藉。更不用说,这个“人偶”还能如同最优秀的那些演员一样,表演滑稽的戏剧。

作为这个队伍的士兵,Ex-plose具有用拳头征服出来的,相当的威望。尽管患有一定程度的狂躁症,在末世之中这甚至成为了战斗优势。征兵时他是狂喜地参与的,完全没有因为与正常生活离散有一丝忧伤。

如果他要同固执的粉丝一样缠着Melanca,也不会有人敢有意见。

在某次他一击揍歪了敢向少女递情书的人的鼻梁后,群众更加对拥有可靠保护者的人偶敬而远之。年长一些的军人把她当成死去的女儿对待,年轻一些的则把目标转向其他人偶。

“Melanca,Melanca,快看这个!”

在充满了巨型昆虫兵器的森林中行军的时候,他高举着某样彩色的事物,凑到Melanca的眼前。少女独自坐在军用载具的角落,看见他来了,绽放出一个维纳斯般的微笑。

不知道是否为错觉,她的笑容中蕴含着深深的忧伤。

“来,戴上吧!”

 用有些拙劣的手法编成的花环扣在了头发上,其中大多是在恶劣环境下还能生存的野草。戴上花环的少女摸了摸鼻子,真诚地笑了起来。心脏快速地穿出枝条,绽开一朵洁白的蔷薇。

“我们一定会胜利的!”

“等战争结束之后,我成了大英雄,就娶你做老婆!约定好了哦!”

“……可是,我和你的寿命是不一样的啊。”

“那种事情不是很简单吗!只要我也变成不死者就好啦!”

这样的话语是否预示着某种结局呢。是这么说的,也是这么做的。

“你不能去!停下,你不能去……

连挽留都未曾说出口,那个鲜红色的影子渐行渐远,直至消失在了视线的尽头。

“士兵们!成为英雄的机会来了!汝等将获得不老不死的身体,和无法匹敌的力量!”

在那样全民都陷入战争狂热的年代,最优秀的战士献上了自己的身体,作为实验品,作为活死人之用。无论是同伴还是家人,都抱持着祝福与赞美。被送走的时候,周遭的气氛莫名地高昂。但是,只有那位少女,啊啊,那位少女。

不再展现动人的微笑,而是痛苦地垂下了眼睫。

对不起。没能阻止你。只有自己知道,这具不死的身躯到底是怎样地绝望。

归根结底,我也只是一个人偶而已。人偶的话,是没有说服力的吧。

其他的人偶在军中受到怎样的对待,也是一清二楚。

从暴力的切削到残忍的侵犯,不一而足。而只是因为你的庇护,我得以在深渊中盛放着。

在做那件事的时候,Ex-plose有抓咬对方的不良习惯。然而,不会疼痛的不死者少女即使皮肤破损,也会马上愈合,伤口渗出的不是血液,而是特别培育的,具有玫瑰花香味的黏菌。

从方方面面都和人类不同。

无法逆转悲剧的命运,只是被丝线牵引着,演出貌似喜剧实则绝无好结局的戏目。

再一次见到那道鲜红色的身影时,他已经不具备多少人类的形态了。

兽类的耳朵,利爪和尾巴,有着长长飞羽的双翼,看上去既滑稽又可悲。

然后他转过了头,用疑惑的目光看着自己。

“美女——你是谁啊?”

对不起,我有点累了。

今天可以不出席演出吗。

笑起来啊。你以为你是谁,你只是一个人偶,每时每刻都要展现最完美的状态。

如果人偶拥有了被赋予的心,而后又被亲手剥夺一切……

我本能忍受黑暗,假如我从未见过光明。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花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枯萎凋零,荆棘的枝干镀上了一层了无生气的死黑,快速地向着周围伸展开去,实际上拥有远超人类力量的指节抠入眼眶,新生的带刺枝条刺穿了眼球,向外顶出。周围的人连声音都没有发出就被荆棘穿刺,去往了遥远的彼岸。

死亡是一切的归宿。所以,请跟我共同上路吧。

微笑的少女化身为了身披黑衣的死神。华丽的演出服被撕扯得破破烂烂,露出里面完全由绷带缠裹的身躯。她就此陷入了永久的沉睡。

“Melanca!Melanca!”

 遥远的某个声音呼唤着,然而她再也听不到了。


评论
热度(22)

© 磷绅士-外道神教扛把子 | Powered by LOFTER